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关注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江西鹰潭:走过场的听证会不开也罢

来源:未知 作者:刘采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04
摘要:2018年5月29日上午,鹰潭市月湖区城乡规划建设局在鹰潭市月湖区政.府1楼会议室召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听证会,会议内容是因朱埠村委会刘家村小组刘洪生房屋少批多建,超许可面积等问题进行听证。此次听证会是月湖区政府对刘洪生的房屋在经历了误拆,城乡建设规

2018年5月29日上午,鹰潭市月湖区城乡规划建设局在鹰潭市月湖区政.府1楼会议室召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听证会,会议内容是因朱埠村委会刘家村小组刘洪生房屋少批多建,超许可面积等问题进行听证。此次听证会是月湖区政府对刘洪生的房屋在经历了“误拆”,城乡建设规划局多次下文责令其限期自行拆除后的又一力作。

上午九时许,由城乡规划局艾(音译)姓局长为听证员规划局另一位张姓副局长为调查员和书记员以及法律顾问,公.安人员多人组成的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听证团。在听证过程中,张副局长说接到群众举报,到实地调查取证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四十三条、六十四、六十五条等规定,当事人刘洪生房屋属少批多建依法应拆除的行政处罚。同时,出示说是来源于档案馆规划用地许可证、工程建设用地许可证存根以及和现场测绘图等所谓证据。

刘洪生的委托代理人王先生对此证据一一进行了驳斥。王先生称:调查员所出示证据缺乏法律依据,所出示证据皆为复印件。测绘单位无论是测绘局也好、测绘公司也好,都没有在测绘图纸上加盖测绘单位公章和展示测绘单位合法执照。档案馆用地存根复印件也没有加盖档案馆公章,无法证明与原件一致,缺乏合法性。对于用不合法的证据来召开听证会保留意见,对此次听证会不认可。委托人在会场又出示了2001年1月和2001年6月刘洪生因加盖房屋所超面积的缴费票据。同时,对月湖区城乡规划建设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事件的时间提出补充质疑:2008年5月23日当事人刘洪生并没有建房,也没有加层,何来违建一说?从建房到现在近30年没人举报,现在,张副局长却说接到了举报,既有人举报,又经过现场调查。证人证言证词在哪?对建设规划局所召开的如此不严谨或者说不合法的听证会保留相关权利!并提出停止听证会或依法退出听证会。后在听证员艾局长征求其法律顾问:按流程走的建议下,强制走完整个听证会。

听证会结束时,刘洪生代理人王先生向听证员提出保留向监察委和纪委举报此次听证会违法违规的权利。

据当事人刘洪生讲:此次听证会还是为了胁迫、报复打压我,打着依法行政的幌子召开的。2015年初,鹰潭市月湖区政府以城中村改造的名义,征收月湖区四青街道办事处的800亩集体土地。2015年4月,月湖区征收拆迁领导小组在没有对城中村房屋进行征收的情况下,悍然对不属于城中村的鹰潭市环城西路临街房屋进行征收。因为对该地段的土地征收没有合法手续,并且严重违反国家政策法规及安置补偿条款,引起广大群众的强烈不满。刘洪生在该区域胜利西路151-3号拥有门市楼一处,土地、产权手续齐全,属私产。自己经营一家名为“汉风楼食府”的饭店。在此次拆迁事件中,鹰潭市月湖区拆迁组工作人员找到刘洪生,告知其房屋拆迁没有货币补偿,只有房产置换作为唯一条件,置换的房屋在偏远地段,房屋价值与现拆迁地相差很大。刘洪生觉得安置补偿不合理,因此没有答应拆迁。因拒绝不合理拆迁刘洪生遭到了月湖区政府多个部门的打击报复。

2016年3月9日,鹰潭市国土资源局月湖分局、鹰潭市月湖区城乡规划建设局、鹰潭市房产管理局联合出手,以刘洪生另一处在2003年即建并依法取得产权证的鹰潭市五洲路五洲花园10号的房屋是欺骗所得为由,取消了刘洪生该处房屋的产权证,定性为违建,并限期拆除。

2016年9月,月湖区拆迁项目部工作人员在拆迁其他房屋时,将刘洪生尚在经营的汉风楼食府门厅上方的阳台拆毁。此阳台上有空调有配电箱,更重要的是被拆毁的地方在门厅上方,直接阻断进入饭店的大门,导致刘洪生的酒店被迫停业,酒店楼上的租户退租,每月仅房租一项就损失数千元,加上酒店不能经营,刘洪生一家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2017年12月8日,月湖区鹰西片区拆迁项目部在没有与房主签订任何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直接将祝某、严某两家房子拆成废墟。2017年12月17日,月湖区鹰西片区拆迁项目部雇佣社会黑恶势力分子四、五十人手持铁锹,驾驶挖掘机两部,欲将废墟清理拉走,掩盖违法犯罪证据。当时围观群众很多,刘洪生也在其中。有群众报警,鹰潭市四青派出所出警,但并未制止强拆人员。

因为户主阻止强拆人员拉走废墟,强拆人员与户主祝某、严某发生推、拉现象。站在一旁的刘洪生认为拆迁问题不合理,就随口说了一句“这哪里还有天呀!”,没想到这一句话导致拆迁人员的不满,从而引起十几名黑恶势力成员的追打。他们十几个人,手里提着铁锹,一直追到刘洪生的家中,用铁锹砍砸刘洪生。被多人殴打的刘洪生头部、腰部、手上多处受伤,恶徒们打断了两根铁锹柄。四青派出所民警熊剑波、卢学俭、冯文龙及辅警多名从始至终都在围观,没有一人出面制止。刘洪生的妻子哭求围观民警制止打人暴行,熊剑波不但没有任何行动还骂刘妻(有视频)此案至今没有解决。

因为拆迁问题,刘洪生一直未能与月湖区政.府达成协议,月湖区相关领导多次找刘洪生谈话,但是谈话的内容却让人大跌眼镜。

下面两段为月湖区干部与刘洪生谈话录音整理的资料:

王泽力:杨书记(原月湖区委书记杨鹏)答应的有用吗?你拿到了吗?你做的都做了,到时候发生什么事儿哪个都不知道,你想通过法院解决,到时候法院还是要通过我们政府解决。你不是上访告过黄如象啊?有用吗?人家照样高升,杨鹏一把手高升,刘军生二把手升一把手,你告有用吗?你家后面的没有签字不照样强拆了,何苦呢?你不为自己着想也为你两个儿子着想,到时候你不是钉子户都成钉子户了,政府把你的强拆了,打官司法院陪你100万、300万,跑穿你的鞋子,到时候你成了政府的恶人,跟政府对簿公堂,政府会给你兑现吗?你想一想,儿子敢判父亲错吗?父亲拿钱出来,父亲高兴吗?这总简单吧,最后吃亏的是哪个?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何苦呢?

曾文峰:区领导叫我过来再找你谈一下,你也知道现在换了市委书记,你知道市委书记郭安以前在南昌一年要拆80万平方,南昌一片基本上没剩下多少,厉害狠。如果强拆呢?夏埠不是照样强拆了吗?还不是强拆了吗?你这么犟,还犟的过政府啊!全国报了几多强拆的,还搞得过政府啊?政府定会有政策的,他会把手续搞的完美的很的。

如果真如以上两位领导所言,鹰潭市的人民岂不是要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煎熬中了,至少我现在正在煎熬着!刘洪生说。

2018年5月31日,月湖区城乡规划建设局又一次向刘洪生下发了《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同时对刘洪生讲:这就是听证会的决议。

近几年里,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实现JDP数字的更大化及个别官员的政绩、利益,打着执法的大旗不顾人民群众的死活、不顾弱势群体的强烈反对、依然我行我素!鹰潭市月湖区政.府对刘洪生的房屋从“误拆”到取消房产证再到雇佣黑恶势力殴打、威胁,开走过场的听证会,知法犯法的恶劣行为是直接影响我党和政府的形象、威信及公信力。

此事件我们将持续关注并做跟踪报道。(来源:中华民生传播网)

责任编辑:刘采编

上一篇:江西鹰潭:走过场的听证会不开也罢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