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民生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村长”变“村霸”——基层“苍蝇”何时除?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20
摘要:党中央、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多次强调,一定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国家下如此大力气惩戒腐败、打击村霸,但仍有一些地方存在利用
 

党中央、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多次强调,一定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国家下如此大力气惩戒腐败、打击“村霸”,但仍有一些地方存在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利用暴力恐吓手段解决群众问题的情况。近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富路镇龙水泉村就有村民联名实名举报该村存在严重的村官腐败问题。

据该村村民李长海、梁学会、韩凤军、马占华反应该村村长张连山、李长顺存在以下几类违纪问题,反应最强烈的就是其利用职务之便侵占或变相侵占集体用地、机动地。2010年张连山私自把该村小河北东西草原近10垧土地以及1700地块至大坝3-4垧土地开垦。同年,张连山、李长顺等人非法占用该村花费10万修建的休闲广场用于新建农机合作社。他们还强行收回村民承包的龙水泉村公路北土地18垧,且一直未向村里支付任何承包费用。2011年,张连山私自将龙水泉村仅有的7条林带以村民韩守才名义承包,而承包人韩守才根本不知情,更没有交承包款。此外,张连山还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集体机动用地15垧。(龙水泉村每人承包地均为6.5亩,张连山家有人口4人,实际可承包用地应为26亩。)2012年,张连山让人冒充建板厂老板,在没有开代表大会的情况下,以招商引资名义无偿提供原牛奶厂周围2万多平米闲置地供该厂使用,而该厂实际受益人为张连山本人。2013年,张连山又将该村村委会前王福永的2垧人口地收回,将其土地安排至村学校西侧的村机动地。

龙水泉村村民反映的第二项严重违纪问题就是张连山、李长顺以不当手段侵占国家扶贫物资、款项的行为。2011年春节,县卫生局(红十字会)向该村贫困户下发春节慰问物资(包括大米、白面、豆油、大衣、糖果等)共40份。但实际下发到贫困户手中只有20份。剩余物资都被张连山板厂人员和李长顺个人私自挪用。为了避免被查,他们让村干部张维臣伪造上报领取表和会议记录。2014年该村获得上级扶贫款200万(富路、万宝、兴隆以及龙水泉四个村分别获得200万),而实际该村用于扶贫工作的只有140万,另外60万被张连山、李长顺等人用于合作社地面硬化(该合作社非扶贫工作所用)。该村富田灌水区实际3000亩,张连山、李长顺等人虚报5000亩,以此骗取国家支持款。张连山在村基本农田建楼、修路、栽树共占地2垧,获得县财政补给200多万。

另外,张连山选书记完全不合理,存在违规选举、暴力恐吓的行为,应该推翻重选。201811日在党员第一次推荐支委候选之日,张连山找来一车县城社会闲杂人员进入会议室,被工作人员撵出后在村部院内耀武扬威、恐吓党员,吓得党员违背意愿投了票。2018130日该村进行支委选举,候选人张连山指使其儿子张磊于31日上午带三车人找到上访村民梁学武,威胁其不让上访反应违纪情况,还恐吓道如果梁学武上访就打断他的腿。梁学武报警后,其儿子又通过电话恐吓。这些都被上访人梁学武录音。228日,富路镇主持了龙水泉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会,在全村56名党员,同意参会42人,实际到会27人的情况下违规选举(该村《党总支换届选举办法》第六条明确规定,实到会的党员必须达到或超过应到会党员的五分之四,会议有效,方可进行选举。)。

龙水泉村村长张连山、李长顺在担任村干部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己谋利、侵占集体用地、挪用国家专项扶贫物资及款项、违规选举,还对检举揭发他们违法行径的检举人进行言语恐吓,与“村霸”何异?

张连山、李长顺的种种行为让村民们深恶痛绝,村民们“拍蝇”呼声日渐高涨。村民李长海、梁学会、韩凤军、马占华从2018111日起至228日将近一个半月时间内多次、连续实名联名向该镇信访办、县纪委反应问题,希望能够有所成效。然而,在他们所列检举内容真实、详细,态度诚恳急切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却迟迟没有得到处理意见,甚至态度极其蛮横。

新的《信访条例》中明确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个工作部门的负责人应当阅批重要来信、接待重要来访、听取信访工作汇报,研究解决信访工作中的突出问题。”作为纪委监察机关基层部门的富裕县纪检委在接到群众检举材料之后,采取回避、拖延甚至“息事宁人”的态度,是否完全履行了监察机关的职责?试问该级纪检、信访部门是否存在推诿渎职之嫌?

国家对惩戒腐败、打击“村霸”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我们呼吁各级各界监察机关都能够切实履行职责,对于群众反应的真实情况及时做出积极回应;党政机关对于队伍中的“蛀虫”能够尽快全力地清除。这样,老百姓才能真正受益。

党中央、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多次强调,一定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国家下如此大力气惩戒腐败、打击“村霸”,但仍有一些地方存在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利用暴力恐吓手段解决群众问题的情况。近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富路镇龙水泉村就有村民联名实名举报该村存在严重的村官腐败问题。

据该村村民李长海、梁学会、韩凤军、马占华反应该村村长张连山、李长顺存在以下几类违纪问题,反应最强烈的就是其利用职务之便侵占或变相侵占集体用地、机动地。2010年张连山私自把该村小河北东西草原近10垧土地以及1700地块至大坝3-4垧土地开垦。同年,张连山、李长顺等人非法占用该村花费10万修建的休闲广场用于新建农机合作社。他们还强行收回村民承包的龙水泉村公路北土地18垧,且一直未向村里支付任何承包费用。2011年,张连山私自将龙水泉村仅有的7条林带以村民韩守才名义承包,而承包人韩守才根本不知情,更没有交承包款。此外,张连山还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集体机动用地15垧。(龙水泉村每人承包地均为6.5亩,张连山家有人口4人,实际可承包用地应为26亩。)2012年,张连山让人冒充建板厂老板,在没有开代表大会的情况下,以招商引资名义无偿提供原牛奶厂周围2万多平米闲置地供该厂使用,而该厂实际受益人为张连山本人。2013年,张连山又将该村村委会前王福永的2垧人口地收回,将其土地安排至村学校西侧的村机动地。

龙水泉村村民反映的第二项严重违纪问题就是张连山、李长顺以不当手段侵占国家扶贫物资、款项的行为。2011年春节,县卫生局(红十字会)向该村贫困户下发春节慰问物资(包括大米、白面、豆油、大衣、糖果等)共40份。但实际下发到贫困户手中只有20份。剩余物资都被张连山板厂人员和李长顺个人私自挪用。为了避免被查,他们让村干部张维臣伪造上报领取表和会议记录。2014年该村获得上级扶贫款200万(富路、万宝、兴隆以及龙水泉四个村分别获得200万),而实际该村用于扶贫工作的只有140万,另外60万被张连山、李长顺等人用于合作社地面硬化(该合作社非扶贫工作所用)。该村富田灌水区实际3000亩,张连山、李长顺等人虚报5000亩,以此骗取国家支持款。张连山在村基本农田建楼、修路、栽树共占地2垧,获得县财政补给200多万。

另外,张连山选书记完全不合理,存在违规选举、暴力恐吓的行为,应该推翻重选。201811日在党员第一次推荐支委候选之日,张连山找来一车县城社会闲杂人员进入会议室,被工作人员撵出后在村部院内耀武扬威、恐吓党员,吓得党员违背意愿投了票。2018130日该村进行支委选举,候选人张连山指使其儿子张磊于31日上午带三车人找到上访村民梁学武,威胁其不让上访反应违纪情况,还恐吓道如果梁学武上访就打断他的腿。梁学武报警后,其儿子又通过电话恐吓。这些都被上访人梁学武录音。228日,富路镇主持了龙水泉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会,在全村56名党员,同意参会42人,实际到会27人的情况下违规选举(该村《党总支换届选举办法》第六条明确规定,实到会的党员必须达到或超过应到会党员的五分之四,会议有效,方可进行选举。)。

龙水泉村村长张连山、李长顺在担任村干部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己谋利、侵占集体用地、挪用国家专项扶贫物资及款项、违规选举,还对检举揭发他们违法行径的检举人进行言语恐吓,与“村霸”何异?

张连山、李长顺的种种行为让村民们深恶痛绝,村民们“拍蝇”呼声日渐高涨。村民李长海、梁学会、韩凤军、马占华从2018111日起至228日将近一个半月时间内多次、连续实名联名向该镇信访办、县纪委反应问题,希望能够有所成效。然而,在他们所列检举内容真实、详细,态度诚恳急切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却迟迟没有得到处理意见,甚至态度极其蛮横。

新的《信访条例》中明确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个工作部门的负责人应当阅批重要来信、接待重要来访、听取信访工作汇报,研究解决信访工作中的突出问题。”作为纪委监察机关基层部门的富裕县纪检委在接到群众检举材料之后,采取回避、拖延甚至“息事宁人”的态度,是否完全履行了监察机关的职责?试问该级纪检、信访部门是否存在推诿渎职之嫌?

国家对惩戒腐败、打击“村霸”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我们呼吁各级各界监察机关都能够切实履行职责,对于群众反应的真实情况及时做出积极回应;党政机关对于队伍中的“蛀虫”能够尽快全力地清除。这样,老百姓才能真正受益。

党中央、国务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多次强调,一定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国家下如此大力气惩戒腐败、打击“村霸”,但仍有一些地方存在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利用暴力恐吓手段解决群众问题的情况。近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富路镇龙水泉村就有村民联名实名举报该村存在严重的村官腐败问题。

据该村村民李长海、梁学会、韩凤军、马占华反应该村村长张连山、李长顺存在以下几类违纪问题,反应最强烈的就是其利用职务之便侵占或变相侵占集体用地、机动地。2010年张连山私自把该村小河北东西草原近10垧土地以及1700地块至大坝3-4垧土地开垦。同年,张连山、李长顺等人非法占用该村花费10万修建的休闲广场用于新建农机合作社。他们还强行收回村民承包的龙水泉村公路北土地18垧,且一直未向村里支付任何承包费用。2011年,张连山私自将龙水泉村仅有的7条林带以村民韩守才名义承包,而承包人韩守才根本不知情,更没有交承包款。此外,张连山还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集体机动用地15垧。(龙水泉村每人承包地均为6.5亩,张连山家有人口4人,实际可承包用地应为26亩。)2012年,张连山让人冒充建板厂老板,在没有开代表大会的情况下,以招商引资名义无偿提供原牛奶厂周围2万多平米闲置地供该厂使用,而该厂实际受益人为张连山本人。2013年,张连山又将该村村委会前王福永的2垧人口地收回,将其土地安排至村学校西侧的村机动地。

龙水泉村村民反映的第二项严重违纪问题就是张连山、李长顺以不当手段侵占国家扶贫物资、款项的行为。2011年春节,县卫生局(红十字会)向该村贫困户下发春节慰问物资(包括大米、白面、豆油、大衣、糖果等)共40份。但实际下发到贫困户手中只有20份。剩余物资都被张连山板厂人员和李长顺个人私自挪用。为了避免被查,他们让村干部张维臣伪造上报领取表和会议记录。2014年该村获得上级扶贫款200万(富路、万宝、兴隆以及龙水泉四个村分别获得200万),而实际该村用于扶贫工作的只有140万,另外60万被张连山、李长顺等人用于合作社地面硬化(该合作社非扶贫工作所用)。该村富田灌水区实际3000亩,张连山、李长顺等人虚报5000亩,以此骗取国家支持款。张连山在村基本农田建楼、修路、栽树共占地2垧,获得县财政补给200多万。

另外,张连山选书记完全不合理,存在违规选举、暴力恐吓的行为,应该推翻重选。201811日在党员第一次推荐支委候选之日,张连山找来一车县城社会闲杂人员进入会议室,被工作人员撵出后在村部院内耀武扬威、恐吓党员,吓得党员违背意愿投了票。2018130日该村进行支委选举,候选人张连山指使其儿子张磊于31日上午带三车人找到上访村民梁学武,威胁其不让上访反应违纪情况,还恐吓道如果梁学武上访就打断他的腿。梁学武报警后,其儿子又通过电话恐吓。这些都被上访人梁学武录音。228日,富路镇主持了龙水泉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会,在全村56名党员,同意参会42人,实际到会27人的情况下违规选举(该村《党总支换届选举办法》第六条明确规定,实到会的党员必须达到或超过应到会党员的五分之四,会议有效,方可进行选举。)。

龙水泉村村长张连山、李长顺在担任村干部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己谋利、侵占集体用地、挪用国家专项扶贫物资及款项、违规选举,还对检举揭发他们违法行径的检举人进行言语恐吓,与“村霸”何异?

张连山、李长顺的种种行为让村民们深恶痛绝,村民们“拍蝇”呼声日渐高涨。村民李长海、梁学会、韩凤军、马占华从2018111日起至228日将近一个半月时间内多次、连续实名联名向该镇信访办、县纪委反应问题,希望能够有所成效。然而,在他们所列检举内容真实、详细,态度诚恳急切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却迟迟没有得到处理意见,甚至态度极其蛮横。

新的《信访条例》中明确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个工作部门的负责人应当阅批重要来信、接待重要来访、听取信访工作汇报,研究解决信访工作中的突出问题。”作为纪委监察机关基层部门的富裕县纪检委在接到群众检举材料之后,采取回避、拖延甚至“息事宁人”的态度,是否完全履行了监察机关的职责?试问该级纪检、信访部门是否存在推诿渎职之嫌?

国家对惩戒腐败、打击“村霸”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我们呼吁各级各界监察机关都能够切实履行职责,对于群众反应的真实情况及时做出积极回应;党政机关对于队伍中的“蛀虫”能够尽快全力地清除。这样,老百姓才能真正受益。

“村长”变“村霸”——基层“苍蝇”何时除? 华北法制网  http://www.hbfzw.net/Article/fazhi/201803/3977.html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北京靳氏宗亲2018新春联谊会在京举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