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网络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检法两院互相推诿,使内蒙男子陷入冤狱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21
摘要:对榆林市中院无管辖权审理、不执行高院裁定、超期羁押陷人冤狱的实名举报 举报人: 李秀梅 女,汉族,1967年12月21日生,身份证号:15030419671221304x ,住址: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铁路西育红路,系李秀海的姐姐。联系电话:18147303998 举报人: 李秀荣,女

——对榆林市中院无管辖权审理、不执行高院裁定、超期羁押陷人冤狱的实名举报
举报人:李秀梅 女,汉族,1967年12月21日生,身份证号:15030419671221304x ,住址: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铁路西育红路,系李秀海的姐姐。联系电话:18147303998  
举报人:李秀荣,女,汉族,1979年9月12日生,身份证号:150304197909123026,住址: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铁路西育红路,系李秀海的妹妹。联系电话:13847358900
举报人:李海云,男,汉族,1974年4月11日生,身份证号:150304197404113017 ,住址: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铁路西育红路,系李秀海的弟弟。  
举报人:李二明,男,汉族,1938年6月8日生,身份证号:150304193806083019 ,住址: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铁路西育红路,系李秀海的父亲。   
举报人:史凤珍 ,女,汉族,1948年4月2日生,身份证号:150304194804023025 ,住址: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铁路西育红路,系李秀海的母亲。   
被举报人: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住所地:榆林市高新开发区长兴路205号。
法定代表人:雷红新,系该院院长。
被举报人:罗涛,男,汉族,系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电话:
被举报人:李玉林,男,汉族,系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电话:
被举报人:马验,女,汉族,系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电话:
举报请求:
1、责令榆林市中院立即按陕西省高院裁定要求重审“李秀海合同诈骗一案”,并依法移交有管辖权的司法机关。
2、责令榆林市中院立即纠正其对李秀海的超期羁押行为,变更强制措施。
3、追究榆林市中院李玉林、罗涛、马验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 。
事实与理由:
 举报人是“李秀海合同诈骗案”被告人李秀海的父母及兄弟姐妹。我们怀着悲愤的心情,向各位领导郑重举报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罗涛、马验及主管院长李玉林严重违反《刑法》及《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官商勾结、枉法裁判,不执行上级裁定,索取好处,超期羁押,迫害李秀海陷入冤狱的丑恶行径。希望领导同志在百忙之中,倾听百姓冤屈,严惩贪官 ,匡扶正气,救民于水火!
一、榆林市公检法三机关,对李秀海工程交易纠纷没有刑事案件管辖。三机关为不可告人的目的,违反《刑事诉讼法》强行对李秀海实施拘留、逮捕、起诉及审判活动。将一宗明显的工程转让合同纠纷炮制成重罪刑案。
 2011年元月间李秀海投资810万元承包了地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的由温州矿山井巷公司发包的永兴煤矿灭火工程。李秀海与该公司签有《承包灭火协议书》。随后,李秀海将该工程以1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浙江商人杨芬苗,并收取了杨芬苗1500万元的转让款。2011年5月,在杨芬苗的要求下,李秀海与榆林人康飞施工队又重新签订一份《承包灭火协议书》。杨芬苗与康飞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是否存在交易,李秀海一无所知,杨芬苗只说康飞是他的一支工队。后康飞进入工地施工,被发包方温州公司阻拦,遂起民事纠纷。
 后得知本案所谓受害人康飞,是榆林市某银行领导干部,以非法吸存的形式骗取当地群众大量钱财(康飞的违法行为已另案举报),杨芬苗利用李秀海的合法承包经营权,诱骗康飞为其支付2550万元。杨芬苗仅支付李秀海1500万元之后,余额被杨芬苗据为己有。
 本案被告李秀海户籍及经常居住地均在内蒙古乌海市,工程转让交易发生地是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康飞为达到迅速追回投资,向集资人交差的目的,与榆林市公安局相互勾结,违法对李秀海以合同诈骗罪立案侦查,并对其刑事拘留。其后,榆林市检察院亦将刑事管辖权问题置之脑后,来者不拒,顺利地批捕并公诉至榆林市中院。
 榆林市中院审判员罗涛,便是本案一审法官。审理中偏听偏信,支持一面之词。虽然被告反复强调这是经济纠纷,榆林没有管辖权,法官均置之不理。然而罗法官却始终不忘一件事,就是不断地向被告家属索要内蒙老酒“钯盟王”,前后共索取四箱,供其享用。
 2016年11月,李秀海被榆林市中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李秀海蒙冤入狱,永无出期。家人和朋友在悲愤之余,不仅倒吸凉气,如果不是罗涛喝了咱们的酒,恐怕李秀海就是死刑。
 2017年6月,经李秀海上诉,陕西省高院终于作出了公正的裁决。陕西省高院裁定明确指出,“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由该院审理违反法定诉讼程序”,遂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榆林市中院重审。当人们刚刚看到正义和曙光之时,榆林市司法机关的古怪而丑陋的行为便接踵而至。
 榆林市中院一主管副院长李玉林和重审主审法官马验为代表的审判人员,拒不执行省高院的裁定,不重新审理,严重超期羁押,至今已逾8个月,用法定程序以外的奇谈怪论搪塞举报人。
 李秀海家人询问李玉林越长超期羁押及变更强制措施等问题时。李院长完全脱离《刑事诉讼法》程序规定,说:“榆林市中院没有管辖权,也没有放人的权利,不存在白关的问题”。作为一名主管刑事的院长,竟然不知道超期羁押的非法性及变更强制措施的必要性。将变更措施说成是“放人”,把违法羁押说成是“不会白关”。如此低劣的法律素养,不知如何领导法院的审判工作。
 发回重审法官马验,不按省高院裁定要求,组织重审,不会见被告当事人,不做任何司法裁判,似乎该案与她无关。当家属及律师问她时,她便将皮球顺脚踢给李院长和市检察院。一个发回重审的刑事案件,在马法官手中凭空消失了。 案子去哪里了,没人知道。
二、榆林市检察院和辩护律师遭遇的尴尬。
 1、关于超期羁押李秀海的问题。榆林市检察院监所检察处早在2017年11月份就向榆林市中院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但中院置之不理。
 2、榆林中院所谓“退案”行为。
 榆林中院马验法官,将案卷抱到榆林市检察院案管办,根据中院李玉林院长的解释,这就是退案,案件已不在中院。而公诉机关认为十分可笑。他们认为,案件必须重新审理,下达裁定法律文书后,检察院才可能接收。榆林中院的行为,实在是视诉讼程序为儿戏。
三、李秀海的辩护律师无法递交委托手续。
 当李秀海的律师来到发回重审案件的主审法官马验处,马法官告诉律师,案子已经移交检察院了。当问及为什么羁押手续还在中院时,马法官满不在乎地说,那我也没办法,你们去检察院问。一切以李院长答复为准。
律师来到检察院公诉处,结果可想而知。
 检法两院的相互推诿,最终导致一个事实,那就是法官大人稳坐大堂,对其严重的违法行为不承担任何责任,所换来的只有李秀海遥遥无期的牢狱生涯。
 举报人为亲人鸣冤,千里奔波,倾家荡产,所得到的是法官冷漠的无理推辞和亲人永无出期的非法关押。举报人有理由认为,一宗明显没有管辖权且经上级法院纠正的案件,却被榆林中院死死地揽在怀中,不审理,不取保,不移送。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所谓的受害人康飞与榆林当地司法机关相互勾结。请托其以刑事手段介入经济纠纷。榆林中院没有圆满完成主人托付的任务,便不按法律规定,不管上级指令,以鸵鸟钻沙的勇气,全力捍护其委托人的利益,其勾结之深可见一斑。
 榆林中院法官罗涛、马验及主管院长李玉林,身为人民法官,公然违反法律,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超期羁押被告,不依法移送案件,不依法变更强制措施。其行为已完全构成的徇私枉法、滥用职权行为。举报人泣血控诉,请求各级领导查明事实,严厉追究这群枉食俸禄、草菅人命的司法蛀虫以法律责任!望相关部门能够及时回复。
\
\

\

来源:http://www.faguan365.net/shehui/2018/0521/250376.html
 
 检法两院互相推诿,使内蒙男子陷入冤狱 - 中商法治新闻网  http://news.zsfzxw.com/n/20180521/36923.html
  来源截图: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